留学生回国一票难求 民航局:启动重大航空运输保障


1月19日,阿念从北京回到武汉。为了早点回家,她特意改签了火车票,结果到武汉第二天,新冠病毒“人传人”的信息传出,在街道办工作的母亲和她先后发烧、腹泻、呕吐。母亲反复查询,没发现有疑似或确诊病例和女儿同乘一趟车。阿念线上问诊的结果也只是普通感冒加急性肠胃炎。

已有68.5万市民预约祭扫

家里人把外婆送到武汉协和东西湖医院。一家人挨个儿查血象,拍CT。

阿念见到外婆时,老人半昏迷。阿念一遍遍喊着“家家”(武汉话,外婆),拉着她的手,外婆的眼睛慢慢睁开,惊慌地问:“这次是不是挺不过来了?”

对确有原因需要现场落葬、祭扫的市民,则严格落实体温检测、随申码查询等疫情防控措施,引导市民佩戴口罩、有序排队进出,并提供人性化的暖心服务。同时,大力推进“无烟墓区”建设,通过加大宣传引导、“鲜花换锡箔”等措施,加强燃烧祭品行为劝阻,取得明显成效。

此外,28日全天,各公墓、骨灰堂还开展代客祭扫服务1143次。而3月14日至今,全市已有29家经营性公墓、骨灰堂为未能现场祭扫的市民举办集体祭扫仪式,市民通过网络进行祭扫82.5万次。

几天后,外婆突然发烧,情况急转直下。

阿念摸着她的额头安慰。老人突然惊醒,震惊中带着愤怒:“你?你怎么过来的?你不要过来啊,会传染的。”

结果,除了阿念,全家人都是阴性。阿念属于轻症,进了武汉客厅方舱医院。外婆虽然核酸显示阴性,但临床诊断症状较重,被送往火神山医院。

同屋的病友告诉阿念,她来了之后,老人晚上终于变得安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