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美国政府储备系统失序 数千台呼吸机无法使用


纽约人口密度大,相当比例的人居住在公寓,出行依靠公共交通的比例也非常高。了解关键人群,根据新确诊者过去14天的行动轨迹,发现密切接触者,做到有效隔离。通过信息告知,以及配合告知疾病的风险,提高民众的依从性,以便使阻断传染源、促进有效隔离、加强社交分离的策略达到应有的效果。这都需要进行十分细致的工作。

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3月31日8时40分左右,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达到163429例,累计死亡病例达到3008例。

澎湃新闻:纽约是全球第一个出现疫情大面积暴发的主要国际大都市。纽约州和纽约市实施停摆令至今已有近十天了,纽约现在整个城市是什么状况?

现在最担心的是,到了南半球进入冬天疫情有可能再度发展起来。比如说在非洲,非洲国家的医疗资源、防控措施是不是能做到位让人担心。当年在非洲爆发埃博拉疫情的时候,全世界还可以去支援,但是现在欧美那么多强国都受到重创,如果非洲疫情暴发,支援的力度会有多大呢?

我认为纽约在预防措施上确实有需要改进的地方。我和纽约这边的一些美国公共卫生专家也有一些交流,大家其实都有同感,现在做的还不够。只是停摆令是不够的。如果公共卫生措施不跟上,即便封城后,可能也不会起到非常好的效果。

中国公共卫生和流行病学专家、中国疾控中心原副主任杨功焕正身在纽约。从2月底至今,她随同在美访学的丈夫暂居纽约,亲身经历了纽约疫情逐步升级的全过程。

我觉得这次疫情大概是这1918年大流感以来,人类在健康方面面临的最大一次灾难。

科莫表示,“我们只有5万个床位,没有医疗资源额外再增加5万个床位,这是一场十年一遇的公共卫生危机”。该州的呼吸机一旦耗尽,医院将被迫使用麻醉机、简易呼吸面罩等“创意方案”,并取消一切非必要手术。4月1日,《自然》杂志在线发表了一篇题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住院患者病毒学评估》的论文。德国科学家克里斯钦·特劳森(Christian Drosten)和他的团队对一批慕尼黑的新冠肺炎住院患者样本进行了分析,论文详细介绍了患者体内新冠病毒的病毒学特征。

杨功焕:我相信纽约州和纽约市的卫生部门对众多已感染的病例正在进行流行病学调查,我也看到卫生部门和媒体对这些分析结果的报告。以纽约市卫生局的报告为例,每天都列出了这些确诊患者的年龄、性别和地区分布。但是仅仅这些信息是不够的。

这方面州长一直试图说服年轻人,甚至是痛心疾首地批评年轻人,在新闻发布会上几乎是声泪俱下、声嘶力竭的在劝大家。